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上海快三人工计划
素手调汤-第417章 逛街
更新时间:2020-01-13  作者: 沐清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素手调汤 | 沐清浅 | 吃货 | 平凡生活 | 弃妇 | 温馨清水 | 种田文 | 沐清浅 | 素手调汤 
正文如下:
借势压人,这是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现在为了家庭的和睦,她也只能选择走这样一条路。

好强如丽娘,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另一?#30452;?#21696;。

不过,瑾娘觉得这都是一个极好的办法,瑾娘能在那样的困境之中养活自己女儿两个并且开出一间铺子,果然不是寻常的女子。

“丽娘姐姐,你且在京城里住着一两个月,等服装厂建起来,就交给你全权打理。”瑾娘欢喜说道。

她正觉得自己身边可用的人少了,现在可好了。有丽娘在,许多事情她能放心了。

“如果李大田愿意留下,还请妹妹照拂,给他一个差事。”半晌,丽娘又说了这一句。

后面半句话自然是没有说出来的,如果李大田选择离开,那这句话就知道她从来没有说过。

瑾娘自然是没有不应允的。

这一日,李家母子两个自?#24187;?#26377;心情与去逛街,因为瑾娘忽然说出的那些话,惆怅的不得了。

但是村子里其他的人却在瑾娘安排的人带领之下,到京城各处逛了起来。

?#21448;?#26412;来就是个小城,与京城自然不能相比,他们这一路上虽然也路过了几个城市,但那里是能与京城相比的?

这会子到了京城里,他们都觉得眼睛快看花了,虽然说手中没有多少的银子能买些什么回去,但看看也?#27973;?#35265;?#35835;耍然?#21435;之后,还能给村子里的人讲讲,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嫉妒呢。

瑾娘却已经给陪同的人安排了,对村子里的人有兴趣的,京城里特有的小玩意儿买上一些,?#28982;?#22836;村子里的人回去的时候,当成回礼带回去。

村子里的人并不知道,瑾娘连这些都已经考虑周全了,只对瑾娘?#39336;?#25490;人带着他们去京城里逛街吃饭觉得十分感动。

村子里来的,一个个都觉得瑾娘才是真正的好人,就算是?#36824;?#20102;,都没有忘记他们这些村里人的好人。

此时村子里的人,显然是忽略了,瑾娘本身也不是他们村子里的人这个事实。

在他们的?#30566;錚?#29822;娘就是村子里的人,实实在在的村里人。

“村长,咱?#24378;?#24471;好好的感谢瑾娘,她现在啥身份,咱们啥身份,竟然能如此对我们,当真是重情重义。”有人忍不住对村长说道。

村长笑道:“这些花哨话也不用说,你只要知道瑾娘的好,以后加倍努力干活就行了。”

村长语气轻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其实也不轻松,毕竟瑾娘现在的身份与他们相比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他们这些人充其量就是瑾娘雇佣的人罢了,当年,他们与瑾娘也没有多深的关系,这一次他们很明显是上门来打秋风的,瑾娘就算是不理他们也无可厚非。

现在瑾娘对他们释放善意了,他们如?#25991;?#19981;投李报套

到了晚上的时候,村长专门去见瑾娘,彼时,李大田正在与丽娘谈话,瑾娘索性与村长去了酒楼的包厢里说话。

“瑾娘,我们村子里的人日子过得艰难,也没什么好东西,就只凑了一百两银子,我也知道这点银子?#38405;?#26469;说算不了什么,但多少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不要嫌弃,一定要收下来。”

如果说在?#21448;?#30340;时候,他们还觉得一百两银子值点儿钱的话,现在他们完全明白了,对现在的瑾娘而言,一百两银子根本什么都不是。

瑾娘现在的生活,已经不是他们能想象的,可以说,瑾娘现在是要什么有什么,他们这点钱,不要说锦上添花了,估计瑾娘就是连多看一眼都觉得费事。

可是走了这么远的路,礼物已经送过来了,如果不交到瑾娘手中,他们又觉得于心不安。尤其是瑾娘对他们这样好的情形下。

瑾娘的想法却很简单,这些村子里的人能大?#26174;?#26469;一趟,她已经很感激了,虽然,这些人的想法可能也是有投靠自己寻求庇护的意思,甚至有想打秋风的意思,但瑾娘还是很感激。

对于村子里的人居然能凑出来一百两银子这么一大?#26159;?#24403;做贺礼,瑾娘表示真的十分惊讶。

她笑着对村长说道:“村长您?#25512;?#20102;,千万不要这么说,你们这么远的路上能来这一趟,我十分感谢。说起来村子里的人?#20174;?#25105;的娘家人一样,以后我们还是要经常走动的。”

这一点却也不是?#25512;?#35805;,毕竟瑾娘在那里还是有一点产业的,虽然不多,但那里到底是她的根。何况,他们想要一点庇护,她能做到,又何乐而不为呢?

村长听到瑾娘这话激动坏了,他还想着怎?#20174;?#29822;娘提起这话呢,瑾娘就自己开口了。

瑾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对于他们这些村子里的人来说,那就是认可,而且,是绝对的庇护,从此之后,他们放马滩的人就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就算是镇上和县里的官老爷们,在摊派的时候,?#19981;?#34913;量一下。

“瑾娘,哦,不是,王妃娘娘,您不嫌弃,我们一定帮你看好村子里的那些产业,种好那些地。”村长眼中含着泪水说道。

“村子里的事,就拜托村长您了,村子里要是有什么事只管让人?#26377;?#26469;京城,或者直接去找路长,他也?#39336;?#21040;你们。”

村长等的就是这句话,如果京城里有了后台,不管是县城里的、镇上的官员,以后肯定轻易不敢轻视他们放马滩的人。

他们这个村子注定以后会成为一个与周围的村子不一样的村子。

一个小小的村子,先后出了承恩公两?#20540;埽?#20877;加上一个宁王妃,不要说是在镇子上,就是在县里府里,那也是独一份啊。

“来日我的婚礼,村长您带着大?#19968;?#20799;去王府里,也算是见见世面。”

瑾娘邀请村子里的人参加她的婚礼,村长却表示这是万万不敢的。

他虽?#24187;?#26377;太多的见识,但也知道宁王府的婚宴肯定来的都是大人物,像是他们这样的升斗小民,估计连筷子怎么拿都不知道呢。

“无妨,如果你们觉得与那些人坐在一处吃饭会不自在,我单独让人给你们准备一桌酒席即可。”

瑾娘如此说,村长才应下来,又代替村子里的人对瑾娘表示感谢。

瑾娘之前还在想,她这边缺少了送亲的人,现在倒是最好有来做送亲的人正好合适。

至于这些人的身份,反而不是瑾娘所?#24605;?#30340;。

可是旁边的两位嬷嬷在听到瑾娘这话的时候,却是眉头一蹙。

晚上的时候石嬷嬷来找瑾娘。

瞧着石嬷嬷一?#24199;?#35328;?#31181;?#30340;样子,瑾娘失笑说道:?#29256;?#23351;要是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难道我是那等听不进去话的人吗?”

“娘子既然这么说,那我就说了。?#31508;?#23351;嬷也想到瑾娘素日里是能听进去人劝的,因此开口语重心长的说道:“虽然说?#23454;?#23478;里也有什么穷亲戚,但是让他们参加婚宴的话,难免会惹人笑话。”

瑾娘听了这话,蹙眉不语。既然说?#23454;?#23478;里也有三门儿穷亲戚,那么他有这些亲戚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瑾娘不说话,石嬷?#20013;睦?#23601;忐忑了起来,娘子也是村子里出来的,就是不知道早些年与这些人的关系如何。

“娘子别怪我说话直,到底这些人与您也不是直系亲戚,既然如今的身份不对等了,那就该疏远一些。”

瑾娘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左右她是没有娘家的人,所有亲近一点的人,归根结底都是从村子里来的,她一直都觉得,走的亲近些也没什么不对。

就算是阿文和阿武?#20540;?#20004;个,现在身份地位很高,但早年也是生活在村子里的人,想来他们?#20540;?#30340;想法与她也是一样的吧。

“娘子,您是有娘家人的。杨夫人是,承恩公?#20540;?#20108;人也是。?#31508;?#23351;?#31181;?#33021;是低头提醒瑾娘。

这话的意?#24049;?#26126;白,那就是以后不与其他的人做亲戚,只与承恩公府走动。

瑾娘当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她的娘家人,但是,她并不觉得因为自己身份地位的变化,就应该与其他的人疏远。

何况,那些人,才是她的立足基础,如果一个人连基础都丢了,这一辈子又有是什么意思?

?#29256;?#23351;您这话说的不错,但是我觉得生而为人还是不应该忘本,当年在村子里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对我们一家人也是诸多帮助。这份恩情早来承恩公?#20540;?#24863;触应该比我更深。”

沉吟片刻之后,瑾娘将自己的?#30566;?#35805;说了出来。

“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了,他们也不过是希望能得到庇护而已,对于我们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当然了,这些人如果想借助我们的势力去欺负别人,我也是不会同意的。”

石嬷嬷不说话了,她们这些日子,与杨大娘交谈的比较多,自然知?#26469;?#23376;里这些人都是极好的,早年承恩公?#20540;?#36830;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多亏这些人帮忙,甚至,杨大娘一再的说过,如果没有村子里的人帮忙,她根本不能带着三?#32622;?#29983;活下来。

想到这些石嬷嬷也不再多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呢?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么做是对的,而且这些村子里的人也不会一直都留在这个地方,他?#27973;?#20854;量一辈子可能只来这一次。

如果担心到时候损伤了王妃的面子,到时候单独找一个地方安置他们用餐也是一样的。

左右王府那边管事的和这一次安排亲事的人都是太后娘娘安排过来的人,与她们二人也是熟识的,她们过去单独商量一下?#37096;尚小?p/> 说起来她们之所以不愿意让村子里的人去王府参加婚宴,并不是看不起那些人是泥腿子,而是担心王府里那位太妃,以此攻击王妃而?#36873;?p/> 到底,王府里的哪位可不是个善茬,到时候,万一给王妃没?#24120;?#21487;如何是好?

( 明智屋中文 www.avswb.tw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沐清浅其他作品<<农家图书馆>> | <<蔬香世家>> |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