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上海快三人工计划
许君不知情深浅-112、拆锁
更新时间:2019-09-19  作者: 璧月堂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许君不知情深浅 | 璧月堂 | 许君不知情深浅 
正文如下:
翌日。

从睁开眼开始,霍云浅就从突突直跳的眼皮感觉到,今天应该不会很太平。

?#35789;?#23436;毕,又用过早膳,霍云浅收拾了一番准备带上图纸出门,但心里仍然有些莫名的期待。

比如……谁邀请她一下,去某人的府上参加一场法事?

但还没出发,就已经有人先上门来了。

一名太监匆匆来传庆宁帝口谕,命霍云浅今日到考工室报到。

这消息来得突然,国公府上下全然无准备,都感到很意外。

但霍云浅倒是坦然,毋宁说,她已经?#26085;?#19968;天等了很久。

待霍云浅出发入宫,凤夫人突然想到一事,担心地道:“上次鲁班锁里的‘?#32622;鍘?#38145;,不知朝廷里可有人解开了?”

其余女眷哪里知道这个消息?

唯一可能知道内幕的霍明佑,这时尚未下朝回家。

凤夫人有些头疼地扶额,她现在就担心这个?#23601;?#39118;头太盛,实际是被抓去解这个劳什子?#32622;?#21435;了!

如果解开也就罢了,万一最终没能解开,不知又要引起什么风波。

“各位在此,因何事为难?”卢启?#21152;?#21705;的声音从一边飘来。

卢?#26410;?#30495;是为他感到丢人,过去拽着卢启思退出去一步,低声道:“少胡闹!赶快给?#19968;?#21435;!”

卢启思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凤夫人却灵感突至,看向卢启思道:“卢公子可知北疆?#32622;?#20043;事?”

“知道啊。”卢启思的回答令凤夫人精神为之一振,急忙追问:“那七个?#32622;?#21487;都解开了?”

卢启思摸了摸脸,“据说,如今七个解开了四个,剩下三个还不能敲定。”

既然已经解开了四个,说明能人居多,想来是不需要女儿的出手了。

凤夫人心里平静了下来。

卢?#26410;喝从直还?#36215;了好奇心,“那已经猜出来的四个字是什么?”

卢启思打了个哈欠,很努力地想了想,“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某到重阳某某还’——啊,这三个‘某’就是未知的?#32622;鍘!?p/> “这不还是连成了一句话吗?”卢?#26410;?#22909;奇地道,抓着弟弟的衣袖不放,“而且你都是从哪听来的,当真可信么?”

卢启思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明明不信我,却还要找我问?阿姐,切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啊。”

?#21834;?#33261;小子!”卢?#26410;?#24700;羞?#33203;?#25488;了他一把,忽然瞥见一旁的霍云瑰准备离去,顺嘴道:“二姐,你要走吗?”

霍云瑰浑身一哆嗦,姑且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地道:“是……槿儿如今情况不大好,我不放心留她一人在屋里。”

卢?#26410;?#33258;然而然地道:“这个你不用担心,?#36824;?#21483;棠儿和柔儿过去陪她。我现在更担心的反而是小妹呢——二姐,你平常不是最关心小妹的吗?”

霍云瑰抬手抹了把脸,仍旧没有回头,勉强道:“毕竟槿儿这病来得蹊跷,就不?#22836;?#26848;儿她们了,万一被过了病气,我可担待不起。”

说完这话她就匆匆离开,连半点也不停留。

“怎么觉得,二姐今天有点怪怪的?”卢?#26410;?#21891;喃。

卢启思笑了笑,脸上是仿佛看穿一切的得意表情。

坐着马车到了宫门口,霍云浅下车跟着那个小太监往前走,不曾想这小太监竟然带她走了一些偏僻小路。

霍云浅哪里回不知道考工室的所在?

她瞬间明白这个小太监刚刚的话都是幌子,把她这么着急地带到宫里来,想必是另有所图。

小太监带着她七弯八拐的走着,不多时来到了一个偏僻的院落,却让霍云浅登时有些脊背发凉。

她前一世可是太子妃啊……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地方?

进了这个院子,就已经是东宫的地界了!

她在门口停住,小太监仿佛察觉到什么,回过头来看着她,还有些埋怨,“县主,怎么还不进来?咱们可是赶着时间呢!”

霍云浅冷冷地看着他,唇角一勾,“这儿鸟语花香、树木繁茂,一看就是贵人的住处,公公是想告诉我这儿就是少府的‘考工室’?”

小太监脸上登时一红,赶紧赔笑道:“瞧您这话说得,考工室如何就不能鸟语花香,树木繁茂了呢?县主就快些跟着奴才进去吧。”

霍云浅眸中光芒瞬间变得狠厉,趁小太监转身过去的一瞬间,劈手一掌打在他的后颈!

小太监一声不吭地栽倒在地。

霍云浅吁了口气,立即对他进行搜身,但看到搜出来的腰牌,顿时心头感觉一阵复杂。

这小太监身上的腰牌并不是东宫的,竟当真是在勤政殿当差的!

霍云浅发呆了一瞬,还没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从小院子里传出了庆宁帝一声?#20154;浴?p/> “到底不愧是将门虎女,如此强的警惕心,就算是朕也自愧不如。”

小院?#29992;?#37324;出现了两道身影,竟然是庆宁帝和许祯父子二人一起。

“参见皇上万岁和殿下千岁。”霍云浅拜倒下去,皱了皱眉。

竟然是皇帝用太子的名义约她过来?

这么?#20302;得?#25720;,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庆宁帝清了清嗓子,“爱卿先进来,此事不得张扬。”

霍云浅无可奈何地跟着父子二人走了进去,而刚刚被她打晕的小太监早被人拖走了。

三人往院子里走,许祯的一双眼睛不时往她看过来,明显的热切令霍云浅浑身不自在。

进入到了屋内,霍云浅才发现还有几位翰林学士在此,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至于角落里的另几位,她一眼便能看出来,一定也是来自少府的工?#24120;?#24819;必是掌冶署的。

见到霍云浅前来,还是由皇上和太子二人一齐迎进来,众人的脸色略变了变,有些不屑一顾。

庆宁帝却仿佛什么都没见到似的,领着霍云浅走近跟前,指着中间桌上的?#32622;?#38145;,“今日请了爱卿前来,就是要打开这把?#32622;?#38145;。”

他往后扫了一眼那些翰林学士,?#20843;?#20154;不才,只能想法子让你和掌冶署的人过来拆解,看看是否有解决之道。”

那几个翰林学士脸上有些讪讪,可面对霍云浅的注视,又都莫名地昂首挺胸起来。

( 明智屋中文 www.avswb.tw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